设置

关灯

不用回头

《关闭小说畅读模式体验更好》

        闻言,盛扶怀明显怔了怔,谢湘亭敏锐地捕捉到他的神情,有些讽刺地笑道:“你怎么知道我害怕老鼠?怎么?想拿老鼠来吓我,然后趁机来一个‘英雄救美’?”

        “哦.......没有,我不知道,只是问问刚才发生了何事,”盛扶怀心中一紧,然后坦坦荡荡地扯着慌,“近日风大,一吹风就头晕,我先回去了。”

        谢湘亭印象里,盛扶怀应该也不是这么无聊的人,便耸耸肩,说道:“好吧,想来是我误会了,我以前害怕老鼠,现在早就不怕了。”

        盛扶怀正要抬起的脚步停了半刻,想听着谢湘亭说下去。

        但却并没有等到下文,遂忍不住开口问道:“为何?”

        “因为怕也没有用啊。”谢湘亭漫不经心道。

        之前她在定远侯府的时候,被幽禁在偏僻的别院里,那里的房子又偏又冷,且许久无人打扫,半夜里醒过来,经常见到有老鼠站在她的床头,肆无忌惮地啃着她的枕头。

        那个时候,害怕有什么用?就算哭喊,也不会有人来帮忙,唯一的办法就是自己动手解决。

        如此,次数多了,便也没什么好怕的了。

        一只老鼠而已,打跑便是了。

        现在想想,那时候的苦日子带给她的也并非全是痛苦,起码又少了一根软肋。不过此时此刻,谢湘亭是绝不会和盛扶怀说这些事的。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