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骑马

《关闭小说畅读模式体验更好》

        谢湘亭觉得盛扶怀眼睛刚好些,就愈发猖狂了,这样子委实不妥,所以她将自己缩成一团,身子往前靠,尽量不与盛扶怀触碰。

        季沉心中哀叹一声,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他家将军已然是美人在怀了,他却还是孤身一人。

        他捂了捂眼,手指间的缝儿却大得能塞下一块金子,算了,没眼看,他翻身上了马,方才盛扶怀被蛇咬了,虽然看起来没什么大碍,但还是找大夫来看看比较保险,他转头说道:“将军,我还是去找一下大夫,然后在浔香楼会合。谢掌柜,就麻烦你先从当一下将军的眼睛啦。”

        季沉说完,迅速地骑马离开。

        谢湘亭愤懑地握了握拳,她这般貌美如花的可人儿,居然要给盛扶怀当眼睛!就不!

        没等她发泄情绪,盛扶怀双腿轻轻夹了夹马肚子,马儿便欢腾地迈开了腿,向前奔跑起来。

        行进的速度越来越快,谢湘亭从前很少骑马,骑上去之后才发现坐在马背上一点都不舒服,比自己想象的要高,她缩着身子,双手紧紧抓着马鞍。

        盛扶怀手握缰绳的同时,两个手臂牢牢将她护住,饶是这样,谢湘亭心中依旧忐忑万分,她控制不好身子,来回摇晃之间,总觉得自己要掉下去。

        见她进闭着眼,浑身僵硬,硬是坐成了一个棺材板,盛扶怀微微笑了一声,打趣道:“季沉说让你给我当眼睛,你闭着眼干嘛?”

        谢湘亭蹙着眉反驳道:“他是伙计,我是掌柜的,才不用听他的话!更何况,你的眼睛不是能看见东西了吗?”

        盛扶怀笑着摇摇头,耐心道:“看不太清的,一会儿要是撞在树上,你我二人就都惨了。”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