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关闭小说畅读模式体验更好》

        盛扶怀在心里翻来倒去想了好久,还是觉得,这个问题不能和谢湘亭说,昔日因为他执着于皇位,才导致两个人渐行渐远,如今这个任务依然存在,他都还没有想好怎么解决。

        “你有没有想过。”见他不说,谢湘亭接过话来,“你有没有想过,这或许是一种宿命,结局是永远无法改变的。”

        “事在人为,我不信宿命。”盛扶怀面色坚毅地说道。

        “那你便追我八辈子吧。”没等盛扶怀说话,她又莞尔笑了笑,“我和你开玩笑呢。”

        她扬手从头上取下一根簪子,正是之前盛扶怀送她的白玉桃花簪。

        “这根簪子,还给你。”

        盛扶怀一脸疑惑,谢湘亭这才想起来,之前盛扶怀送她这根簪子的时候,眼睛还没好,所以现在应该是不认得它了,她解释道:“这是你之前送我的,白玉桃花簪。”

        盛扶怀神情稍显局促,故作平常一般问道:“不喜欢吗?好像是素净了点,我再送你一支别的样式好了。”

        “装什么傻?”谢湘亭将簪子塞到他手里,“今日我把话都说明白了,你的簪子,自然也不能再要了。”

        “你不信宿命,想努力改变,可我认命了,我可不愿再重蹈覆辙,之前我受的苦够多了,如今我再也没精力了。”

        唉,真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

        她嘴角向上扯了扯,努力做出轻松的表情,“当然,也不想了。”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