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万幸

《关闭小说畅读模式体验更好》

        盛扶怀没回应,但周围并无其他声音,谢湘亭确定,他定然听到了。

        应该是太累不想说话了,她担心着,也不知盛扶怀的身体能撑多久,但盛扶怀一直认真地目视前方,虽是受了伤,眼中的坚毅与傲慢丝毫未减,仿佛天塌下来,他都可以顶回去。

        他好像是金刚之躯一般,挨了刀子也能比常人精神一倍,能打架御马。

        但这次,盛扶怀是真的没听清,他脑子有些糊涂,只是隐约间觉得好像有个甜甜的声音,在他耳边呢喃低语。

        虽是听不清,他却没想起要去问,因为他实在是太累,几乎下一秒就要睡过去,现在还能骑马,完全是强撑着一口气,凭意念往前走。

        方才马车横冲直撞地出了城,到了城郊,倒是离他的军营更近了些。

        回军营比去街市里找医馆要省时得多,盛扶怀觉得自己撑不了多长时间了,怕是不能将谢湘亭送回浔香楼了,便带着他一同往军营赶回去。

        也不知走了多久,恍恍惚惚间,他看到了几个整整齐齐的小帐篷,心里知道营帐应是近了,看起来就在眼前,却怎么看都是模糊的轮廓。

        盛扶怀勒了缰绳,还没停下,谢湘亭便感觉背后一空,随即传来“砰”地一声,她忙闻声看去,回头便见到盛扶怀整个人直接面朝大地栽了下去。

        “快来人——”

        谢湘亭急忙下马,高喊着求助。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