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照顾

《关闭小说畅读模式体验更好》

        谢湘亭听得疑惑万分,中毒了还万什么幸?

        她轻声道:“别说胡话了,省点力气。”

        盛扶怀本是想说,万幸这刀刺的是他,不是谢湘亭。但这会儿,他实在是没有力气,只得将余下的话咽了下去。

        他双手紧紧攥住绳子,似是呼吸不上来,狠狠穿着粗气,但每次用力,触到伤痛处,又疼得难以忍受,汗水从额前渗出来,他勉强张开口,似乎还有话要说。

        谢湘亭俯下身子,将耳朵贴到他的唇边,仔细听着。

        盛扶怀发出的声音极低,艰难地吐出两个字,“手帕........”

        谢湘亭闻言,立刻懂了他的意思,急忙将手帕放到盛扶怀的嘴里,以免他咬破了舌头。

        盛扶怀咬着手帕,发出几声闷哼。

        他疼得浑身发颤,满身都是汗,几下之后,连眼睛都没有力气睁开。

        谢湘亭出了一身冷汗,忽然心中一阵酸涩。

        盛扶怀是镇北将军,旁人都以为他刀枪不入,但他也是普普通通的人,都是血肉之躯做的,怎么可能不疼。

        她同世人一样,见到的都是盛扶怀的光鲜,都是他得到的权势和富贵,看到他披着金光粼粼的战甲,骑着战马,扬着战旗,得胜归来。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