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关闭小说畅读模式体验更好》

        谢湘亭差点站不住一跟头栽下去,抽搐着嘴角问道:“你乱叫什么呢?”

        “夫人,我.......”盛扶怀又喊了一声,不知她为何反应如此强烈,一脸无辜地看向她。

        谢湘亭心中涌出一丝不悦,盛扶怀救了她一命,就能将他们之间的不愉快抹掉了吗?她早就不是侯夫人了。经此一番,她确实对盛扶怀有了改观,打算重新认识一下这个人,但并不代表,她又可以做他的夫人。

        感激和喜欢终究是两种感情,盛扶怀就这般草率地叫她,让她着实不能接受。

        “盛扶怀,你别以为仗着自己救了我,就——”她气愤地夺过盛扶怀手中的茶杯,“砰”地一声放在桌上。

        “怎么了?”盛扶怀看着她发脾气,表情十分疑惑。

        谢湘亭不知该如何回答,忽然觉得盛扶怀有些不对劲儿。她侧目悄悄去看盛扶怀,看到他往四周看了一番,又问,“这是哪儿?”

        “军、军营啊。”谢湘亭回答完,迷茫地看着他,似乎发现了问题所在,心里“咯噔”一声不知该如何是好。

        “我们为何会在军营?”盛扶怀一脸疑惑,说罢,扬起手捂住额头,表情有些痛苦,“我头有点疼,总是感觉脑子里空空的。”

        谢湘亭心中涌出一种不祥的预感,“你还记不记得自己的名字。”

        盛扶怀点点头,“盛骤,字扶怀。”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