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关闭小说畅读模式体验更好》

        盛扶怀在另一边坐着,也没打扰他们,见他们差不多得出了一个结果,才徐徐走过来,“抱歉,好些事我实在是想不起来,可给你们添麻烦了?”

        几人同时摇头。

        盛扶怀又道:“我哪里记错了,你们直接告诉我便是,我重新去记。”

        他说着,转头看向谢湘亭,缓声道:“谢姑娘,方才你说我是镇北将军,我记着了,但为何我记得我们是在浔香楼相遇的,这其中的事,可否麻烦告知?”

        谢湘亭一时不知从何说起,她该怎么说,她与盛扶怀已经决裂了,若是在这个时候,将这么大的事告诉盛扶怀,他会不会受什么刺激?

        “这........说来话长,”她说着,忽然有些头晕,往后打了个趔趄,亏得季盛扶怀将她扶住。

        “怎么了?”盛扶怀担心道。

        谢湘亭扶着额头,“没事,许是乏了。”

        季沉道:“谢掌柜,不如你先去休息一下,总归将军已经醒了,记忆混乱这个事,还得从长计议。”

        谢湘亭着实有些头疼,便答应了下来。

        她在这里也待了好些天了,如今盛扶怀醒了,她也该回去了。

        她转身对季沉说道:“季沉,我今日便回浔香楼罢,这军营我不太熟,不知可否麻烦你帮我找一辆马车?”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