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关闭小说畅读模式体验更好》

        盛扶怀一时有些手无足措,十分惊讶地问道:“湘亭,你说什么?”

        谢湘亭失望地敛了目光,之前盛扶怀确实撞到了头,又有秦术的话,她原是愿意相信盛扶怀真的选择性地失了记忆,可方才,盛扶怀明明就认得那根白玉桃花簪。

        这根簪子,盛扶怀送给她的时候,他的眼睛还没复明。后来他眼睛好了,谢湘亭在沅街想要将簪子还给他的时候,他才真正看见簪子的样式吧。

        若是他失忆了,把不愉快的记忆都忘了,此时又怎么会认识,这根白玉桃花簪,是他当初送的?

        谢湘亭心中嗤笑一声,盛扶怀就是在骗她,他的失忆也是装的。

        她不喜欢别人对她撒谎,不管是以什么为目的。

        见谢湘亭的脸色阴沉下来,盛扶怀方意识到,应该是自己说错了话,他仔细想了想,但并未想到答案。

        “湘亭,你怎么了?我哪里惹你不高兴了?”他张口轻声问道。

        谢湘亭将那根簪子从头上摘下,落落说道:“若你真的失忆了,这簪子应该不认识吧,你当时,眼睛可是看不见的。”

        她直截了当地说明,盛扶怀闻言,这才察觉自己的失言。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