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关闭小说畅读模式体验更好》

        谢湘亭不明所以,“什么?”

        程曦指着酒道:“这不是用来庆祝的嘛?”

        她说罢,见谢湘亭一脸茫然,自己也有些茫然了,跟着坐到一旁,侧过头去故意用手挡着脸,低声说道,“还以为会有好消息,刚刚季沉过来了一趟,和我说京城给盛将军来了信,是密报,他也不知道信的内容是什么,还让我不要告诉别人,我寻思着你可不是别人,盛将军若是得到了什么消息,肯定第一个告诉你。”

        程曦说完,有些奇怪地问道:“我以为你是知道了什么呢,所以买来酒庆祝,不然,你买酒是要做什么?”

        谢湘亭有些走神,满脑子都是方才盛扶怀和方芷宁走在一起的情景。既然季沉都知道了京城的消息,盛扶怀定然也知道。

        因为视线不好,她没看清盛扶怀的脸色是喜是怒,但他的步子却有些虚乏,许是病了,但为何他会和方芷宁一起去瞧病。

        那马车是方家的,他们是一起从城外过来的?

        盛扶怀收到了来自京城的消息,却并未与季沉一同来浔香楼告知她,她还在这里默默担心,谢湘亭想着心里就有些气。

        盛扶怀很少穿白衣,和方芷宁在一块的时候,倒是穿了一身好看的白衣,头发梳的也精致。

        她心里想着,忽然被程曦打断,“湘亭你想什么呢?我问你买酒做什么?要庆祝的话,咱们店里不是有吗?”

        谢湘亭眸子里有些冷,说道,“不是庆祝,我自己喝,咱们店里的不够劲儿。”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