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关闭小说畅读模式体验更好》

        接下来的日子过得十分缓慢,每一分每一秒都是煎熬。

        从前觉得浔香楼里客人来来往往,只有到了晚上,才会有安静的时间,现在倒是好了,白天夜晚几乎没什么区别。

        偌大的房间里,只有谢湘亭和程曦两个人,她们出不去,也没有人要进来。

        外面发生了什么,也无从得知,两人仿佛被世界抛弃了。

        谢湘亭便在心里安慰自己,还好不是她一个人,有程曦陪她,两个人互相依靠的日子,大概过了七日,这日傍晚,谢湘亭帮着程曦准备晚饭,她们吃的很简单,不过是小米粥和一些腌制的咸菜,新鲜的蔬菜早就没了,只能拿这些凑合。

        谢湘亭这两日也学着做了些基本的饭菜,她从院子里抱着一把柴火往厨房走去,忽然听到院子的后门似乎有敲门的声音。

        好久没感受到外界的动静了,谢湘亭还以为自己听错了,走过去,才发现是真的有人,但门从外面被封死了,她打不开,只能问道:“谁在外面?”

        门的外面答道:“是我。”

        是陆绾夏。

        谢湘亭急忙放下手里的柴火,欣喜道:“陆捕头,你怎么来了?外面怎么样了?你能不能把门打开?”

        陆绾夏的声音冷冷的,“我打不开,而且你想我丢了饭碗吗?封了浔香楼,可是衙门下的命令。”

        谢湘亭微微失落地道歉,“不好意思,是我冒失了,那季沉可还好吗?”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