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一章

《关闭小说畅读模式体验更好》

        20世纪20年代中晚期,民国年间兴起一股留学.潮。

        鸣笛声起,悠扬绵长,波澜壮阔的海面上正有一班漆白色的邮轮在匀速直行,是即将到港的船号。彼时已至薄暮,黄玉的晚霞洒在甲板皮上,就像一颗颗克拉白钻,时不时闪着银亮色的光,连闲暇去顶楼吹风的二流子弟都被衬得高贵了几分。

        二楼舞厅,上等人的天堂。能搭乘这艘邮轮的,多数都是赴法留学归来的少爷小姐们,一张船票都要掏光平常人家好些年的开销,普通人可消费不起。

        他们在海上飘荡了将近一个月,此刻快要抵达港口了,心情自然是雀跃万分,连照着高脚杯的,迷乱的,昏暗的灯光,都识趣地打在一双小巧的玉足上。

        那是双女人的足,织金的细跟凉拖随心所欲地荡在脚边,露出的半截玉足嫩得如同刚抹在嘴边的白色奶油,香软而诱人。再往上瞧,是瘦而不柴的身段,被藏在水青色的薄绸旗袍下,只稍晕染,便是一幅瑰丽的墨色丹青。她半倚在沙发上,整个身子慵懒而松弛,神秘的黑色面网下,半张脸若隐若现,只能窥见,朱唇翁动间,似乎有满肚子的情话要同你倾诉。

        林曼知道,后方的沙发上有一道惹人瞩目的视线在盯着她,而她,早就习以为常。在法留学的三年,有一条抄近路去学院的路线,她心情好了,便会穿着新做的旗袍,踩着小细跟,去那里溜达溜达。许是走多了,浪漫的法国街巷里,总会有一些自诩为“诗人”的年青靠在红漆色的电话亭旁,专门候着她,邀请她去河畔看看那夕阳下的金柳。

        为此,林曼总是笑笑,多次视而不见,如同现在这般。

        邮轮已经响起了尾笛,林曼托着腮,觉得好生无趣。或许人就是这样,精致奢靡的生活过惯了,竟然想体验体验穷味是怎么样的。

        罢了,回房去吧。

        林曼如此想着,掂了掂旗袍下摆,款款起身,施施然地从那人身旁路过。

        小少爷可叫一个恨呐,他刚准备抓住那双柔荑,就看见她如同一阵风地飘过了,拦都拦不住,直到若有若无的一缕暗香传来,他才如梦初醒。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