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五章

《关闭小说畅读模式体验更好》

        “有完没完,”风晔莲实在忍无可忍了,虽然他一直知道自己并非风祁洛的亲生儿子,但也从未想过找亲生父亲。突然知道自己亲爹是玄剑宗宗主,就已经很烦了。这个亲爹还要带着一堆徒弟过来让他叫师兄,简直烦不胜烦。

        沈修瑾被风晔莲无礼打断还没说什么,严子慎先不悦道:“师父也是关心你,你怎能这么和他说话!”

        风晔莲轻嗤,“我让他关心了?”

        “你不识好歹!”严子慎眼睛瞪大,好气哦,怎会有人比他还欠揍!

        沈修瑾清了清嗓子,轻声责备道:“阿莲,子慎是我亲传弟子,你是我的亲生女儿,按理你应该叫他三师兄,对待师兄不能如此无礼。”

        风晔莲不屑,“我堂堂隐幽谷少谷主,可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都能做我师兄。”话落,他抬眸,懒洋洋地扫过众人,扫到温子轩时顿了顿,“尤其是这种阴险小人。”

        沈修瑾忙喝止:“阿莲!”

        “怎么?沈宗主难道不知自己的亲传大弟子是什么品性?还是说沈宗主言传身教,认为只要能达到目的阴险一些也无妨?”

        沈修瑾所有的话都哽在喉间,错愕地看向风晔莲,熟悉的眉眼与那道魂牵梦绕的身影渐渐重合,曾几何时明月也是这般冷嘲热讽地对他。

        满室皆静默,唯有罪魁祸首怡然自得地吃着水果。

        池翎昨夜从丹阳长老口中得知了当年发生的事,对风晔莲的话很是不满,有心说两句,又怕刺激到沈修瑾,只能瞪着风晔莲。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