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九章

《关闭小说畅读模式体验更好》

        花里胡哨的长剑在风晔莲手上,剑意凛然,冰白色的剑刃在阳光的映照下散发出莹莹白光。

        严子慎和池翎的佩剑交过无数次手,却是头一次发现这柄剑非同凡响,每次与他的剑碰撞,他都能感觉到那柄剑发出的可怖剑意。

        更让人心惊胆战的是,风晔莲好像知道他下一步要使什么剑招一样,一招一式将他的上元剑法克制得死死的。

        无论他怎么变招,对方都能打乱他的连招,没过多久,雪白的剑尖架在了他肩上。

        严子慎紧紧握着剑柄,唇抿成了一条线。他输了,输得彻底。

        不过有一件事,他一定要问明白:“你到底是用剑还是用的刀?”他明明记得,之前她用的一柄大刀。

        用剑也就罢了,要是用刀——用刀的耍剑都比他强,他还是找块豆腐撞死得了。

        可有些人生来就是打击人的,风晔莲就是如此,他说:“我其实是吹笛子的。”

        严子慎:“……”妈的,不带这么打击人的。

        严子慎收剑入鞘,抬眸看向风晔莲,认真道:“我学艺不精不代表玄剑宗剑法尔尔,今天你赢了不代表日后也能赢,总有一天我会赢你。”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