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当时只道是寻常(1)

《关闭小说畅读模式体验更好》

        咸化二十九年秋,大雪,银装素裹的天地里有一抹大红丽影正过海棠门而来。

        今年的雪来得早,也来得急,往年隆冬时分也少见这样大的雪。高溪鼻尖冻得微红,捧着金丝珐琅三阳开泰纹手炉的纤纤玉手被她藏在雪披里。雪披是大红色江南织锦所制,上面绣着云纹连珠对孔雀,内里是雪狐皮毛,兜帽上也是一圈雪白狐狸毛,甚是华贵。

        这是高溪嫁进兰陵王府的第二个年头,婆母是而今圣上宠妃,兰陵王府常年封赏不断,高溪身为兰陵王正妃也跟着沾光,吃穿用度皆是上品。

        本是人人称羡的王府正妃,寻常高门贵妇都眼红的生活,可显贵背后的心酸却只有高溪自己才知道。

        金陵已多年未曾落过这样的大雪,高溪踩在雪上,瞧着自己留下的深深浅浅的脚印,忽然有些怀念入府前在家中仍做姑娘时的日子,她也曾无拘无束、无忧无虑过。

        又行几步,兰陵王身边的随侍王敦已经迎上来,边给高溪行礼边道:“王妃,这么晚您怎么过来了。”

        王敦从前在宫里时就跟着兰陵王,到如今已有十年,王爷同王妃夫妻感情不睦的事断然瞒不过他,里头那位冷情的王爷这会儿正为旧情神伤买醉,这王妃突然前来岂不尴尬。他又一打眼,竟瞧见王妃身后跟着的婢女灵丘手里正拿着酒壶。

        那显然不能是空的。

        敢情这王妃不是来劝酒,反倒是来添乱的不成?

        “我来看看王爷。”说完,高溪也不再理他,径自迈上台阶,她料想王敦也没那个胆子真拦着不让她进。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