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当时只道是寻常(1) (2 / 7)

《关闭小说畅读模式体验更好》

        推开竹海居的房门,淡淡酒香立刻扑鼻而来,这王府里皆是佳酿,倒也不奇怪。

        高溪在中厅脱下雪披,摒退下人,独自端着酒壶撩开帘子往东暖阁而去。一掀帘子,便觉有热气扑开,萦绕着周身,暖暖的。

        竹海居的丫头们倒也伶俐,今日才见落雪,便已经将银骨炭给兰陵王点上。

        “你来做什么?”兰陵王正低头斟酒,知道高溪前来连头也不打算抬,语气也很淡漠。

        高溪走上前,先将酒壶放下,再行过礼,才细细打量着眼前人——她的丈夫。

        即便是饮酒买醉,兰陵王仍旧衣袍整齐,连鬓发也都梳得一丝不苟。高溪知道,兰陵王最重体面,所以他从不将自己那些情绪在外表现,只有在家里才会这般黯然神伤。

        “妾身来陪王爷喝酒。”

        兰陵王手上动作一顿,有些诧异地看着高溪,还以为自己是听错。

        “来陪我喝酒?”确定不是来劝我别喝酒的吗?

        “对,来陪王爷喝酒。妾身是王爷的妻子,理应为王爷排忧解难,妾身虽解不了王爷心头忧愁,但可以陪王爷一醉方休。”说着,高溪便为自己斟了一杯酒,而后一饮而尽。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