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当时只道是寻常(2)

《关闭小说畅读模式体验更好》

        那日兰陵王进宫后便没回府,直接去了军营,自打他年初接下操练兵马的差事,时不时便去军中小住是常有的事,明面上说是为了方便练兵,可实际上有没有故意躲着不肯回府的意思,谁又知道呢?

        高溪早就习惯这样的日子,她近来常常梦见往日,她对兰陵王关怀备至,却只换来他的疏远,又想起那天兰陵王借酒浇愁满面悲怆的样子,高溪忽然觉得这么多时日以来的芳心暗许都像个笑话。

        罢了罢了,且由他去,虽说兰陵王对她没几分情意,但面子上总还是过得去,王府中馈由她管着,那三个侧妃也被兰陵王嘱咐过不敢造次。夫妻情分得不到,能有个王妃的体面地位日子过得倒也没多差。

        兰陵王一走就是小半月,高溪中间派人给他送过一次衣物,还特意让人带上一筐银骨炭,怕他在军中着凉。

        正巧这两日高溪的姨家表妹萧容华来王府小住,小姑娘才八岁,正是爱玩爱闹的年纪,整日围着高溪身边转,她也抽不开身去多想,日子反倒过得闲适。

        这天好容易小姑娘自己跑到园子里玩,高溪得了空去画她的市井图,这还是月前她与兰陵王一同进宫拜见伏贵妃时答应十七皇子的,十七皇子自幼体弱,长到十岁还没出国宫,对宫外的一切都感到新鲜好奇,高溪瞧着不忍,恰巧她擅工笔,便应下十七皇子要为他画一幅市井图。

        到晚饭前,高溪刚撂了笔,手抚着修长脖颈放松,就听得外头萧容华喊她:“表姐、表姐!”

        很快,书房的门被推开,萧容华兴冲冲跑进来,带着孩童的天真烂漫,蹭到高溪身边,摊开手心给高溪看。

        是一枚白底绘墨荷纹样的十二孔陶笛。萧容华不精音律,高溪是知道的。但小姑娘瞧着颇有兴致,她还是表现得很惊奇的样子。

        “好精致的陶笛,哪里来的?”

        “园子里有位哥哥给的,还教我吹了曲子,表姐,你跟我一块儿去园子里,我和哥哥吹给你听!”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