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当时只道是寻常(3)

《关闭小说畅读模式体验更好》

        高溪生母早逝,只留下她与妹妹高清,一年后高正桥便再娶,又得了三个儿子一个女儿,继母跋扈,父亲又远在扬州为官,大多时候都不在金陵城,更苦的是她母家没有舅舅倚仗,只有一个姨母,虽说嫁与镇远侯世子,却也是个不得宠的,说不上话,高溪在家时的日子并不好过。

        现如今她既已嫁人,还做得王妃,虽说可以不再理会高正桥,但人伦孝道这关高溪始终过不去,高正桥再如何对她不好,终究是她的生身父亲,加之高清年纪还小,尚不满十二岁,即便她不为自己考虑,也要提妹妹做打算。

        高溪实在不知该如何向兰陵王开这个口,帮自己的父亲讨一个在京任职的差事。且不说兰陵王会不会应,只怕她只要开口便会引来兰陵王的嫌弃。

        思来想去,也便只有向伏贵妃开口这一条路可走。好在这一年多来,伏贵妃待高溪还算不错,在宫里得了稀罕玩意都惦记着高溪,也时常帮她劝诫兰陵王。

        可进宫也得有个由头,直接为了讨官位进宫去,未免太不识趣些,高溪只得连夜作画,争取早些将答应十七皇子的市井图绘制好,借着送画的由头进宫去,顺便提上一句。

        如今天寒,高溪身子骨又差,才熬了两夜就有些受不住,白日里咳嗽起来。灵丘去请郎中的事很快传到王府中三位侧妃那里去。

        高溪平日里与她们相安无事,却并不愿意多理会,特别是现在她头重脚轻,觉得浑身都不舒坦的时候。

        刘侧妃是最先入王府为妾的侧妃,也最得兰陵王宠爱,只要兰陵王在府里,宿在她那里的时候最多,因而也有些恃宠生娇,最是喜欢在高溪面前逞威风。

        她不止是来探病,更是来给高溪添堵的。

        “王妃身子可有大碍,方才我听说灵丘急匆匆出府去请郎中,我还当是王妃有了身子,正准备拿上贺礼来给王妃道喜,可又听说郎中瞧过病直接出府去了,管家也没派人通知各院,我想着那便不是那么回事了。”

        “没有大碍,不过是受了些凉,多谢刘侧妃惦记。”高溪如何听不出她的挖苦,但也不打算忍气吞声,“我看是侧妃盼孩子盼得太过,才会一听人家请郎中就以为是有喜,其实大可不必如此的,侧妃最得王爷喜爱,生男育女也是迟早的事罢了。”

        这话是在暗讽刘侧妃得宠最多,却仍无身孕,算是以彼之道还彼之身。高溪却并不打算收敛至此。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