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当时只道是寻常(3) (2 / 6)

《关闭小说畅读模式体验更好》

        “我瞧着曹侧妃的肚子也圆起来了,算算日子应有六个月了吧,可千万得多注意些,这是王府头一个孩子,王爷和宫里的贵妃娘娘可都看重得很呢。”

        曹侧妃因怀了王府头胎,也是颇为威风了一阵子,但比起刘侧妃的嚣张,她要收敛得多,听高溪关心她,即便也听得出是借她挖苦刘侧妃,也还是道了谢。

        从高溪这儿没讨到便宜,还被噎了两回,刘侧妃心里很不痛快,临了要走时,忽然回头,意味不明地说了句:“听闻王妃这两日很喜欢午后去园子里听人吹陶笛,可如今既染了凉气,王妃还是好生休养的好。”

        因着染病,高溪的画比预计晚了三四天完成,但好在兰陵王也一直未曾回府,她一画完就立刻派人往宫里传话,说明日要进宫拜见贵妃。

        高溪来的时候不大凑巧,麟趾宫里十一公主文琳正与伏贵妃争吵,母女二人一声高过一声,高溪想装作听不到都不行。

        伏贵妃身边的宫女红药领着高溪到大殿檐下时,听见十一公主带着哭腔大喊道:“反正我不要嫁给张兆伦那个老男人!”

        然后高溪便见夺门而出,双目通红,脸上挂着两串泪珠儿。

        怪可怜见儿的。十一公主撞见高溪,赶忙抬起袖子擦眼泪,又给她行了礼。

        可等高溪开口想问她些什么,十一公主却只是抿着唇,才忍回去的眼泪又滴滴答答淌下来,摇着头不说话,一转身便跑开了。

        “溪儿,你进来吧,不必管她!”伏贵妃的声音从殿内传来,显然也是气极。

        其实从方才十一公主那句话里,高溪已经猜出几分,无非是伏贵妃想让女儿嫁给当朝丞相之子张兆伦为续弦,可十一公主嫌他已过而立之年不肯嫁,母女才起了争执。

        “给母妃请安。”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