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当时只道是寻常(4)

《关闭小说畅读模式体验更好》

        今年冬日的金陵严寒更胜从前,前一场雪才化完没多久,便又酣畅淋漓落了一大场,高溪晨起时便敢寒气侵袭,细问下才知是又落了雪。

        高溪年幼时,最盼落雪,那时高夫人还在世,会带着她在高府的园子里堆雪人,高溪天真烂漫,还曾偷偷拿高夫人的簪子插在雪人上,再后来高夫人过世,高溪便也再没堆过雪人。、

        拉远的思绪被院中玩笑的丫头小厮们拉回,待灵丘侍奉她穿戴好,走出门去,院中的小丫头并着小厮们正在扫雪,时不时还互相丢个雪球玩闹,气氛和乐。高溪虽是王妃,但治下和善,她院中气氛一向如此。

        “雪天地滑,少闹些吧,仔细摔了跟头,到时叫疼。”

        高溪嘱咐完就沿着刚清扫出的青石路往檐下走,两侧的丫头、小厮都停下手中动作,向高溪请安。

        用过早膳,高溪派了两个婆子去库里清点府中的银骨炭,又让灵丘翻出狐裘制成的锦被往兰陵王的竹海居而去,却不想竟扑了个空,兰陵王早已出府去。

        “这大雪天,王爷去哪儿?”高溪是王府正妃,想进兰陵王的寝居无人敢拦,她便亲自进去替兰陵王铺好锦被,出门时随口问向王敦。

        “皇上说王爷少年英才,要将武器营也交给王爷打理呐,今儿是去交接了。朝廷里派了人来接,说武器营乃是重地,旁人不得跟着去,小的和林侍卫、赵侍卫都没能跟着去。”

        高溪蹙起眉头,道:“林品和赵绰都没跟着王爷前去?”

        “是啊,不过王妃您放心,有宫里的羽林卫跟着王爷呢,不会有事。”

        自竹海居出来,高溪并没直接回她的听雨阁去,这几日王府里的红梅开得正好,恰逢今日见雪,雪落红梅,可是别有一番景致,高溪索性领着灵丘和灵犀两个往花园里赏景去。

        王府的花园正中修有一处池子,中间高高隆起一方观音座,四周本该是喷泉,却因天气寒凉,都冻成了冰柱,高溪继续往前走,便到了那日听萧容华与赵绰同奏陶笛之处,从这里张望过去,便能瞧见前头一排红梅,盛开地娇艳似火。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