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当时只道是寻常(4) (2 / 6)

《关闭小说畅读模式体验更好》

        “今年的红梅开得可真好,王妃,咱们折一枝带回去吧。”

        “别折别折,你还道开得好,竟还行这等暴殄天物之事,且等我回去取一把剪刀来。”

        灵丘和灵犀你一言我一语,高溪也不管她们,独自站在梅花之下欣赏。

        “琼姿只合在瑶台,谁向江南处处栽。今年的梅花果然开得好。”

        灵犀跑回去拿剪刀,这会儿只剩灵丘还跟着高溪,主仆两人沿路而去,忽见不远处一棵枯柳后头,有一人正在地上滚雪球,想来是滚了许久,已有人头似大小,再看他左侧一处堆起的小雪山,高溪霎时懂了,这是有人在这堆雪人呢。

        小时候高夫人也是这样带她堆雪人,从一个小小雪球慢慢越滚越大……

        “何人在此处?”灵丘一步迈上前,先出声询问道。

        只见那人闻声回头,雪水沾湿了他的衣袍衣角,鬓角也沾着湿气,却仍不掩英俊。

        “下官给王妃请安。”赵绰见是高溪,有些手忙脚乱地将手中雪球放下。

        高溪没想到竟会是赵绰,今日他未着官服,只穿着寻常便服,方才看背影她还只当是府中有小厮贪玩。

        想起那天在竹海居的事,高溪心头又涌上些愧意。是她害得赵绰堂堂四品官员被呼之即来挥之即去地吹奏陶笛。

        “赵大人不必拘束。”高溪瞧着地上那滚圆的雪球,三两步走过去,双手捧起,放在一旁的雪堆之上,“这雪球好圆。”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