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当时只道是寻常(5) (2 / 8)

《关闭小说畅读模式体验更好》

        这话不假,不然若只是寻常小产,兰陵王昨夜便不会魂不守舍,也不会特意让高溪前去探望以图询问。

        昨日兰陵王要去的武器营是在城郊,回来后先去宫里向皇上复命,再去慈宁宫向太后问了安,不料自慈宁宫出来竟碰见了怀敏世子——当今太子的嫡长子、皇上的嫡长孙。

        怀敏世子年已十七,只比兰陵王小上一岁,又因身份尊贵颇受皇上、太后喜爱,想来趾高气昂,自然也不大把兰陵王这个庶叔放在眼里。

        兰陵王本打算与他虚晃几句便做擦肩而过就是,偏生怀敏世子挑事,故意在兰陵王面前提起太子妃小产一事。

        也只怪当日兰陵王与太子妃一事闹得满城皆知。

        “皇叔留步,母亲前两日不幸小产,如今身子正不爽利,十二婶婶与母亲年纪相当,倘或得闲,烦请婶婶多到太子府走动走动,陪母亲说说话,宽宽心。”

        怀敏世子语气得意,仿若在向兰陵王示威一般。

        “她……太子妃是怎么小产的?”

        “皇叔,您问这就不合适了吧。再说了,女人小产嘛,左不过就是自身身子弱、被人绊了摔了下了药了,或是夫妻间没忍住行了房……”

        话说到这份上,自然不是寻常身体原因导致的,何况太子妃又不是头胎。

        “本王,心中是有猜测。你且说,本王听着。”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