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当时只道是寻常(6)

《关闭小说畅读模式体验更好》

        两日后正是上朝的日子,兰陵王一大早便出府去,高溪闲来无事便绣起帕子来,她素有习惯,要在所用的每一方丝帕上都绣上一个‘溪’字。

        难得今儿日头又足,灵丘将屋里窗子撑开,高溪就坐在日光斑驳里穿针引线。直到王府长史陈大人来回话,高溪才放下手中活计。原是宫里赏赐的两位奶嬷嬷到了,高溪是王府主母,是该要先来回禀她。

        但这事又极好安排,王府中只有曹侧妃一人有身子,自然是送去她院中。高溪做事周全,两位乳嬷嬷去清雅居之前还让灵丘赏了一人一个红包,嘱咐她二人务必要好生照料曹侧妃和日后的小主子。

        嬷嬷前脚刚走,这王府长史竟又折返回来,神色还有些急匆匆的。

        “王妃,王爷下朝回来了,听说西南边境有人起事,皇上命王爷即刻率军出征,平定西南叛乱。”

        “即刻出征?”

        兰陵王并非是第一次率兵杀敌,他十五岁那年,言菡嫁进太子府,兰陵王终日郁郁寡欢,也许是为了逃避,也许是忽然醒悟决定奋发图强,曾主动请缨要跟着明威将军出征。那时他们出征南越,兰陵王少年得志,战场上沉着冷静,虽只是副将,却得到了明威将军赞赏。今年年初明威将军致仕,还是亲自向皇上举荐兰陵王是可用之才,如此才有了由兰陵王操练兵马、接管武器营的后话。

        可那时高溪还没入府,兰陵王也不是她丈夫,和此刻的心境全然无法相比。她心里担忧得紧,却又要在踏进竹海居时,故作镇定。

        她是正妃,是王府女夫人,丈夫得以上场杀敌是在为国效力,她得拿出该有的气度,不能哭哭啼啼,显得她没眼界。

        但总归还是要帮着前前后后忙活的,收拾细软的活计高溪不愿假以人手,是亲自翻箱倒柜找的衣裳。

        里衣、中衣加上外头穿的大氅,高溪一件一件清点着。

        “再带些药吧,灵丘,你快去取一瓶金疮药来,给王爷带上。”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