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当时只道是寻常(6) (2 / 6)

《关闭小说畅读模式体验更好》

        一直站在一旁不曾开口的兰陵王忽然走到床边,俯下身握住了高溪正在收拾包袱的手腕,将她忙碌的身子拉了起来,与他相视而立。

        “军营里事务多,不像府里事无巨细的,再说也不好与士兵们差别太大,容易有距离感。夫人别忙活了,坐下歇歇,本王这一去,须得好些日子才能回来。”

        兰陵王是极少叫她夫人的。高溪被这一声哄得开心了,分明前两日还被他伤过,但却总是不长记性,好了伤疤忘了疼,转眼便又对人掏心掏肺。

        可她有什么法子,兰陵王是她的夫君,是她要倚仗一辈子的人,也是她爱的人。

        “王爷此去,务必要小心,妾身等王爷凯旋。”

        夫妻两人难得有这样的温情时光,但终不长久,这府中还有三房侧妃,兰陵王出征,她们必定也是要来送送的。

        与高溪的平静不同,那三位侧妃来时皆是红着眼,待见得兰陵王已经戎装在身,身后桌上还放着高溪给他准备的包裹,兰陵王要上战场的实感忽然重重砸下,很快便开始以泪洗面。

        高溪知道,王府里这些女人与她没什么两样,不过都是要守着兰陵王打转,等他分宠爱来过活下半辈子的可怜人,所以她从不为难她们,这会儿也没拦着她们同兰陵王依依惜别,留下兰陵王与莺莺燕燕,自己走到屋外檐下,有几句话还要交代给王敦几人。

        “你们此去务必要好生照顾王爷,王爷有时行事冲动,你们也要多劝着些。军中若有机务,或是有什么棘手之事,王敦记得早些给金陵传书。”高溪又转身面向林品和赵绰,

        “还请两位大人保护好王爷。”

        竟是福了福身,这可是折煞他二人了,堂堂王妃给自己行礼,两人错愕之余赶忙去扶王妃起身。

        林品年岁大,早已娶妻生子,心思要稳重一些,在手快到触到高溪时觉出不妥,快速收了回来,改为拱手回礼。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