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当时只道是寻常(7)

《关闭小说畅读模式体验更好》

        如今太子势力稳固,又有太子妃的祖父言老将军加持,朝中想要巴结的人不计其数,小郡主的周岁宴自然也是高朋满座。高溪去得有些晚了,彼时太子府后院已经乌泱泱聚满了人。

        高溪在前头登记过贺礼,便领着灵丘、灵犀和赵绰往园中寻人,身为弟媳她得去给太子妃问安。

        前些日子才小产过,但太子妃今日气色丝毫不差,一身胭脂色吉服衬得她本人华贵非常。高溪行过礼,在一旁席间落座。今日来的多是王公大臣的夫人,这些人的身份尊卑全看丈夫头衔亮不亮,兰陵王虽非太子,却也是皇上眼前数一数二得宠的皇子,高溪身为正妃自然地位差不到哪去,席间除了太子妃,敢说压她一头的一只手数的过来。

        高溪素来不大喜欢热闹,平日里连看戏听曲都不大乐衷,这会儿只安静地坐着饮茶,间或有人来向她行礼,便闲谈几句。今日她继母和姨母也是要来的,可她略打量了下没见着人,也不好满园子去找,索性作罢,待会见着了再去请安也是一样。

        “兰陵王妃如今可是有福气了,听闻兰陵王此番西区,战绩卓越,用不了几日就要班师回朝,到时父皇一定会重重嘉奖于十二弟。”太子妃招呼宾客时,见高溪只是坐着,便主动上前搭话。

        高溪站起身,眼前的太子妃只年长她一岁,个头比她还要矮一些,却颇有些气势,大气端庄远胜于她。不知是与生俱来,还是当了这几年太子妃才练就,总之让高溪有些生羡。

        “太子妃谬赞了,胡人犯我边境,王爷身为大昭子民,率军镇压是职责所在,谈不上嘉奖。”

        “嘉奖是一定要的,父皇赏罚分明,必不会亏待十二弟。太子一直以来也很器重十二弟,此番十二弟战功显赫,太子也很为他高兴。”

        “多谢太子、太子妃。”

        高溪滴水不漏地应付完太子妃,便见她妹妹高清领着萧容华往这边来。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