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当时只道是寻常(8)

《关闭小说畅读模式体验更好》

        高溪迈出林氏医馆,垂眸笑了,她这心里的一块石头可算是落了地。可她抬眼看向原本赵绰等她的地方,却不见了赵绰人影。

        还是等不及,先回去了?高溪心中疑惑,想着赵绰瞧着也并不像是急躁的人啊。再者,她是王妃,赵绰是王府侍卫,她若要他等,就算是更旧他也得等,这是职责是命令,他怎么……

        “王妃,您瞧完病了,可有大碍?”赵绰从街市上的人来人往中朝高溪跑过来,手里还拿着一包油纸裹着的东西,他在高溪身前站定,手一伸,把油纸袋递给高溪。

        高溪很快问道一股香味,低头一看,竟是一包糖炒栗子,还冒着热气。

        “糖炒栗子?”那栗子个个饱满,又被炒上了糖色,色泽诱人。

        “是啊。下官的娘是彭城人,那儿产的栗子最好,小时候家里弟妹生了病,娘就炒栗子哄他们——”

        “王妃,这回您放心了吧,您是能有身孕……的。”

        灵丘等郎中抓好药,取了药包,步伐轻快地往外走,话说到一半被灵犀拽住胳膊,一抬头就看见高溪瞪了她一眼,这才发现赵绰也在近前。

        赵绰听得这话,霎时一愣,有些窘迫,他没想到高溪竟是来瞧这毛病,拿着油纸包的手僵在半空,不知该进该退。

        高溪有些尴尬地笑了笑,伸手抓过油纸包,塞进灵犀怀里,从中拿出一颗,剥了壳吃进嘴里。

        “这栗子不错,谢过赵大人了。天色不早,我们该回府了。”

        高溪转过身往王府的方向走,赵绰一开始愣在原地没立即跟上,忽然有些懊恼自己自作聪明,他若老老实实等在原地不去买什么栗子献殷勤,也便不会有这场面发生。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