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当时只道是寻常(8) (2 / 6)

《关闭小说畅读模式体验更好》

        赵绰快步跟上去,沉着嗓道:“王妃,下官方才……被风声堵住了耳朵,什么都没听见。”

        高溪侧目,噗嗤一声笑了,这么蹩脚的理由亏他想得出来。

        西南战事大捷,战报早已传到朝中,兰陵王率军不日就要班师回朝,高溪一得了宫里消息便开始数着日子盼。

        高溪的帕子绣得差不多,又开始绣起荷包来,灵丘将药端进来的时候,高溪才刚收了针脚。

        昨天的郎中说高溪身子没有大碍,也并不耽搁生养,到如今还没见怀兴许只是子女缘分还没到。只她有些体寒,需得服几挤药调养。

        “王妃,药剪好了。”

        灵丘把药碗递过去,又到一旁桌上去拿蜜饯,忽瞧见昨儿个在街上赵绰买来的糖炒栗子还剩了几颗。

        “王妃,这药苦得很,您看是吃一块儿蜜饯还是奴婢给您剥一颗栗子?”

        高溪不是扭捏的人,灵丘说话的工夫,她已经将药喝完,摇了摇头,道:“不用,倒杯水给我就好。”

        而后,她也看着那包栗子,又想起先前经历的种种,刘侧妃有意的刁难、她自己不顾及身份和赵绰一起堆雪人、以及昨天街市上赵绰特意去给她买的栗子……

        “灵丘,等下你去窖里取一坛百花香,送去给赵大人。最好是能避着点人。”

        “啊?王妃,您这是……”灵丘脑子一下转不过弯来,昨天赵绰才给她买了栗子,今儿王妃就要给赵绰回送美酒,莫不是……灵丘猛地甩了甩头,把那些胡乱猜想通通丢去一边,她家王妃对王爷一往情深,怎么可能呢。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