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9章 当时只道是寻常(9) (2 / 6)

《关闭小说畅读模式体验更好》

        但他一直没想明白,当日究竟是为何不愿纳额丹女子入府。

        接到圣旨时,他起先只是诧异,那些额丹俘虏到最后是向南昭军队投了降的,没想到皇上竟会将其中的女子赏赐给他做侧妃。去岁刚刚成亲时,他也曾荒唐过,半年之间便纳了两位侧妃,伏贵妃赏给她的许侧妃也是愉快收下,但这并非他本意,是他在和自己、和高溪、和被迫他娶妻的伏贵妃作对,等他后来慢慢想清楚,便也没有再任性妄为,他其实并不热衷于纳妾。

        或许是因为如今算上高溪,府里四个女人,他应付起来已经有些厌烦,甚至力不从心,又或者是因为他还清楚地记得,高溪曾质问他“若真至死不渝,又怎会接连纳妾”。

        兰陵王对高溪谈不上爱,但也并不讨厌,高溪温柔体贴知书达理,王府上下井然有序,任谁说都是个好妻子,有时候他甚至会觉得愧对高溪,是自己耽误了她,若不是嫁给他这样一个心有所属的人,高溪这一生应也幸福圆满。

        一连几日,兰陵王都宿在听雨阁,高溪倒还有些不习惯,往常她用过晚膳爱去园中走走,回来便沐浴更衣,写写画画准备睡下,如今兰陵王日日造访,她还要服侍。

        但总归心里是甜蜜的。

        这天兰陵王回来得早,正撞见高溪喝汤药,以为她是病了,好生关心。

        高溪却有些不自在,在兰陵王几番追问下才道只是调理身子的药。

        兰陵王一愣,须臾便明了是怎么一回事。

        “王妃不必太过有压力,儿女的事就随缘吧,你若真这么在意,等玉儿的孩子落了地,抱到你这里来养。”

        “不可,妾身怎么能夺人所爱呢。”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