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恨不相逢未嫁时(9) (2 / 6)

《关闭小说畅读模式体验更好》

        倒是赵绰先松开了手。马车也很快停下,外头赶马的车夫回禀:“王妃,到了。”

        待下了车,高溪才发现外头竟已乌云密布,下起雨来。今日出来得急,也没带伞,灵丘用手帮高溪挡着雨。

        “没事的,这点小雨不碍事。”高溪和赵绰一前一后往前走,“等下千万别和他起争执,只要他肯放人,什么条件都可以答应他。”

        “是,下官有分寸。”

        ———

        那吴昌安就是个纸老虎,稍微拿皇威吓一吓他,就乖乖放了人,还央求高溪饶他性命。

        高溪本也没打算将他如何,今日来得急,只有灵丘、赵绰和车夫三人随行,这吴昌安手下却足有十余人,若是起了正面冲突,怕是讨不到好。所以高溪早有打算,只要他放了人,别的都可从长计议。

        萧容华显然是被吓坏了,一见了高溪就扑到她怀里放声大哭,高溪蹲下来搂住她,用手轻轻拍着她被吓到微微发抖的小身子,柔声哄道:“没事了,容华别怕,我们回家。”

        外头雨大,吴昌安还十分狗腿地让人送了两把伞。可才走出没多远,还没等上马车,忽然电闪雷鸣、狂风大作,暴雨倾盆,举着的伞都被大风掀翻,伞骨弯折,冷雨猝不及防浇了高溪和萧容华一身。

        赵绰侧身挡在她二人身前,身边不断有碎石混着泥水滚下去。

        前头泥泞,路又滑,今日怕是下不去山了。

        鹿山偏僻,山下都鲜有人烟,更不要说山上,一时间除了吴昌安那里竟无处可以落脚。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