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恨不相逢未嫁时(10) (2 / 6)

《关闭小说畅读模式体验更好》

        “王妃放心,赵大人没什么大碍的,方才奴婢是看赵大人受了伤不方便,帮着送了送宫里头的太医,这才耽搁了。”

        “没事就好。我眼下要去萧府,不知要多久才能回来,你且多往他那里去些,他受着伤诸多不便,又是因我受的伤,你多帮衬着些,若忙不过来,就从院子里拨两个小丫头过去。”

        “是,奴婢知道了。不过王妃也不用太担心,方才奴婢回来时遇见了赤格侧妃,她说她与赵大人投缘,这几日会去照看,还给赵大人带了他们额丹的金疮药呢。”

        高溪一时说不上心里什么滋味。赤格侧妃不拘小节,爱憎分明她是知道的,那几日在兰息寺时赤格侧妃便与赵绰相处融洽,若她把赵绰当做朋友,过去照料也说得过去。

        但高溪仍旧心中不悦,这情绪一直带到了萧府。

        侯府早已是乱做一锅粥。萧容华虽是女儿身,但也是侯府里第一个孙辈,是侯夫人的心肝肉,遇见这样的事她自然饶不了世子爷新纳的小妾吴氏,容华还没回府时,侯夫人便已命吴氏在院中长跪。

        高溪身份贵重,她这一来,惊动地侯府上下都到院中给她行礼。高溪敛了敛神色,到堂中落座,又将萧夫人和萧容华、萧艺华两姐妹叫到身边来,笑着问过容华身子已无大碍,才终于肯赏脸打量下堂下站着的侯府众人。

        “这位,便是世子新纳的侧室?”高溪瞧着站在前头右侧、一位衣着光鲜却哭得双眼红肿的女子,大约猜中了她的身份。

        高溪目光咄咄,世子萧楚都不大敢应声,唯唯喏喏地倒了声“是”。

        “世子纳妾是侯府的事,原本我是管不着的,何况我还是世子的小辈,但萧夫人是我的亲姨母,容华也是我的亲表妹,新人将主意打到她们身上,我必是不让的。”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