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天长地久有时尽(1) (2 / 7)

《关闭小说畅读模式体验更好》

        但他没寻着机会。高溪仁孝,早起先是回了高府,给父亲高正桥磕头敬茶,又去祭拜先祖和母亲,晌午又进宫去谢皇上、伏贵妃恩赏,等回到府上已是午后了。

        原本这阖府的下人都该给高溪磕头祝寿,高溪不爱这样兴师动众,便免去祝寿,但高溪仍旧给赏赐。

        或许是念着赵绰的救命之恩,又或是赵绰在高溪心里地位不一般,赵绰得的赏赐是最多的,有五十两。其余的下人大多只是十两、五两。

        赵绰隔着院门缝隙,看见里面灯火通明,妈妈和丫头们忙做一团,一桶一桶的热水往屋里送,再是楞头小子,也不会不懂。

        一扇门,一堵墙,就将他二人隔绝在两片天地。一方是喜气盈门,一方是独自落寞。

        赵绰不知是怎么走回房,躺在床上他仍觉听雨阁里的烛火煞是刺眼。

        或许,这才是他们原该有的界限,她是兰陵王的王妃,而他只是寻常官员,云泥之别,终归要各自有各自的生活。

        赵绰不知道的是,这一晚高溪和兰陵王最终不欢而散。

        温存过后,兰陵王出去叫水,二人沐浴完,本就该熄灯歇下,偏生高溪犯了糊涂,竟在这时候向兰陵王开口,提了引荐赵绰之事。

        等后来高溪再回想当时情景,也有些后悔,许是她还有些微醺,一时糊涂才在那时候开口说起别的男人。兰陵王心高气傲,自然不会乐意。

        高溪懊恼是有的,一部分为自己,一部分为赵绰。她担心会因为这件事断送了赵绰前程。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