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你都知道了? (2 / 10)

《关闭小说畅读模式体验更好》

        白叙低头看着手中的香槟,白葡萄酒盛在瘦长的高脚杯里,散发着蛊惑人心的光泽,轻轻摇一下,它会绕着杯壁划出道流畅的水弧。

        苏赢见他低头不说话,试探着问:“你是怎么知道……呃,那个‘他’的啊?”

        “刚认识唐遂的时候,他带我去了场酒会,在那里,我从别人口中知道他有个白月光,高冷、优雅,好像还挺有钱的。”

        当时他们认识没多久,白叙还处于每天被唐遂清奇脑回路刷新认知的阶段。酒会中途他去洗手间,遇到了几个上流贵族圈的人,他们倒也没有恶意,只是好奇,问白叙是不是唐遂哪个找了很多年的白月光。

        白叙站在洗手台前,听到那句话的时候整个人都被钉在了原地。

        那是他第一次知道唐遂心里原来是有人的。

        “哦,”苏赢若有所思点头:“这事儿圈里差不多都知道,不过没人敢在他面前提,你放心,也不会有哪个不长眼的往你跟前凑的。”

        “嗯。”

        白叙胡乱应了一声,心里涨涨的,说不出什么感受,就像在厨房失手打翻了一瓶调味料,东西洒了一桌子,捡不起来、擦不干净,他只知道他失去了那瓶可能很美味的调味料。

        左肩突然被拍了两下,白叙顺着那双指节修长的往上,看见谢时眼中带着安稳的笑容,“你要是想知道,可以去查查,调出死亡档案来的话,应该很好排除,五年前去世,住在城西,六年前上大学,家境富裕,高冷优雅,喜欢甜食,爱穿白色燕尾服。”

        白叙如遭雷击。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