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我就亲一下,不干别的

《关闭小说畅读模式体验更好》

        我、们、家、有!是什么意思?

        不等唐遂反应过来,白叙贴身上前,捧着他的脸蜻蜓点水般落下一吻,一触即分,如同羽毛轻轻扫过心尖,不等唐遂抓住他,白叙又迅速背过身去了。

        “晚安。”

        唐遂捂在他胃上的手紧了紧,很快又松了力道。

        黑暗中,他微微前倾,紧贴在白叙耳边,只需伸一下脖子便能攫取到那份甘甜,唐遂却没有再继续,那带着磁性的嗓音仿佛在琴弦上颤栗,“有本事,你明天再惹我。”

        ——那我可没本事。白叙心里回答。

        他无可奈何地亲了亲白叙的耳垂,“晚安。”

        ……然后一个人对着黑漆漆的房间怀疑人生。

        怀里的人呼吸逐渐平稳,似是已经进入睡眠,他就在自己怀里,唾手可得的位置,唐遂内心挣扎了无数遍,每一次想要挣脱出来的时候,都被白叙头顶飘着的一个“胃疼”给打回来,擦边了无数次的火花被他自己硬生生捏死。

        要不是你胃疼,今晚我就……就……

        这绝对是故意的,仗着生病自己没法拿他怎么样,要是他活蹦乱跳的时候敢这么点火,唐遂非拉着他翘一整天的班不行。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