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你没有别的要说的了吗

《关闭小说畅读模式体验更好》

        唐遂极少在他面前露出这样的负面情绪,他从来都是一身轻松的笑意,还经常故作萌态来逗他开心。寥寥几次见过他在工作中的严肃冷峻,却也比不上现在的十分之一。

        白叙慌了,他意识到自己好像犯了很大的错,他宁愿找蹩脚的借口来解释家里为什么一团糟,甚至崩人设也好像没什么大不了的,唯独不想面对此刻唐遂刺骨生寒的目光。

        “我……”

        他张了张口,又放弃了。

        因为罪证确凿,无可抵赖。

        他不确定现在跟唐遂辩解那板止疼片本来就只剩下两粒了有没有用,万一让唐遂觉得自己毫无认错态度那就不好办了。

        唐遂攥着他的手腕,力气有些大,但并不疼,白叙能够感受到细微的颤抖,即使在气头上,唐遂也在尽全力压制自己的怒火。

        “对不起。”白叙道歉,等了一会儿没听到唐遂应声,只好小声说:“要不你先上去把衣服换了,都湿了。”

        本来路上就淋了雨,到门口时他们亲吻没顾上,唐遂整个后背都湿透了,未干的雨滴顺着发梢落下,衬得他脸色极致阴郁。

        唐遂还是不说话,白叙只好伸手拽了下他的袖子,声音小到蚊子哼哼:“你要是不去洗,跟我有什么区别。”

        闻言,唐遂脸色由黑转青,愤怒地上楼了。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