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什么那个人?!

《关闭小说畅读模式体验更好》

        “哪里不对?”白叙看向唐遂的目光仿佛能化成实质,又冷又硬的冰碴子滋滋往他身上扎。

        “都不对!”唐遂大脑飞速运转,整理一遍思路便要答题:“首先,你说的白月光是自我想象的那点就不对,我认为,嗯……”

        白叙捂住了唐遂的嘴。

        “你别说了,我不想听……”

        兀地躬身埋在唐遂肩膀上,白叙捂住他嘴的手微微发抖,“别说了。”

        唐遂被他的反应吓到了。

        白叙默默起身上楼,单方面拉开了与唐遂的“温”战。

        之所以这样形容,是因为白叙还每晚给唐遂留门,还让他抱着自己睡,亲吻也不推拒,休息的时候甚至会主动做饭送去公司,看起来跟平时没什么两样。只是很沉默,笑容也淡淡的,不像以前那样,笑起来眼睛弯成月牙形,澄澈的眸子淌着水一样晃眼。

        他在以绝对明显的态度告诉唐遂他在生气。

        可无论唐遂怎么哄他都无济于事,因为白叙会轻飘飘揭过,含笑看着他说:“我没有生气啊。”

        就是故意的。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