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吓死我了,差点露馅

《关闭小说畅读模式体验更好》

        白叙走时国内还是炎炎盛暑,再回来便已是秋高气阔、凉风穿堂了。

        与许斟分别,唐遂叫了司机来接他们,长时间坐飞机很累,路上两人在后座相互靠着,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话。

        聊着聊着,不知道从哪句开始,他们又说到了之前的那点事儿上。白叙是不愿意提以前那些蠢事的,他觉得有亿点点尴尬,尤其是提他们曾经驴唇不对马嘴的那段时间。

        偏偏唐遂对这些事情格外执着,力争将过去每一个小细节都扒出来跟白叙仔细商讨过了才好。

        “那天晚上,你又是做饭又是递拖鞋的,是不是就是故意的,你还故意给我切了香菜!就是存心想要气死我,是不是。”

        白叙怎么可能承认,“……不是。”

        ——怎么可能不是。

        唐遂用脑袋轻轻磕了白叙一下,宠溺道:“别想骗我,我会心理学,能读心。”

        “那你厉害。”白叙随口敷衍,压根没把这句话往心里去。

        唐遂心底“咯噔”一声,关于坦白他拥有读心术超能力这件事,也该提上日程了,但考虑前几次试探时白叙的反应都很大,唐遂不敢轻举妄动。

        车内开了暖风,司机的开车风格跟唐遂倒是很像,都是四平八稳型,白叙微侧头,思绪忍不住顺着目光飞向窗外远处。

        想起那晚的事,白叙觉得自己真幼稚,幼稚的同时还很小气,自我批评了几句,白叙顺着胡思乱想到了唐遂身上。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