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没了,以后都没了

《关闭小说畅读模式体验更好》

        “怎么了?”唐遂被他这么大的反应给吓一跳,连忙扒拉开被子将人给捞出来。

        白叙捂着眼,内心:“这也太沙雕了吧。”

        ???唐遂一脸懵,疑惑地瞅瞅自己身上,除了小兔子围裙有点幼稚以外,别也没什么特殊的了,可这围裙是白叙买回家的啊,自己也没觉得多难看。

        “我穿这个很奇怪吗?”

        白叙揉了揉眼睛,半眯着没出声,是他醒来的方式不对,还在自己做梦?

        ——他头上那到底是什么东西。

        唐遂:???

        忍住下意识要往头上摸的手,唐遂佯装镇定,面色如常丢下一句“快点起床吃饭”转身就出去了。

        蹭蹭蹭跑进一楼洗漱间,唐遂对着镜子一看,惊悚发现自己头上居然翘起了一缕呆毛!难怪白叙笑成那样,呆毛配上小白兔围裙也太蠢萌了,唐遂赶紧将头发打湿弄趴下,围裙也解了。

        与此同时,二楼白叙也冲进了洗漱间对着镜子一阵怀疑人生。

        为什么只有唐遂头上有?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