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我有读心术

《关闭小说畅读模式体验更好》

        清晨,灰蒙蒙的光亮从窗帘中间的缝隙透进来,一条笔直的束影落到白叙脚面,起伏、阻断,再以一条直线延申没入室内。

        白叙手边放着一个烟灰缸,灰屑中落着两个烧尽了的烟蒂,那是事后他上阳台吸的。

        自从在一起,他俩都很有默契地没有在对方面前吸过烟。不过白叙知道唐遂会,因为杂物间里有个收起来的烟灰缸,边角有很明显的使用痕迹,柜顶还有两条没拆封的好烟,大概是唐遂以前习惯的牌子。

        后半夜唐遂睡得不算踏实,几次抬手往身边摸,扑空了好几遍才老实下来。

        白叙沉默着,起身站在床边看了唐遂好久,直到阳光逐渐明亮,他才转身捡起外套,轻轻带上了门。

        ……

        唐遂一觉醒来头痛欲裂,宿醉刺激着他的太阳穴突突跳动,半合的窗帘已将大部分阳光放进了室内。唐遂闭眼适应了一下光线,声音有些干涩:“……宝贝?”

        四下无人应答,唐遂扫了一圈,没看到地上有衣服,身边也没有睡过人的痕迹,他觉得有些反常,脑海中回忆了一遍昨晚的事儿,却没察觉到有什么异样。

        昨晚结束之后他们应该就是直接睡了,唐遂还记得最后白叙挺敏感的,比之前几次抖地都厉害。

        不过……他的读心术这次可就真的没了。

        唐遂坐起身,弯曲长腿,手臂撑在膝盖上,重重抹了把脸。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