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正文完

《关闭小说畅读模式体验更好》

        白叙注视着镜头,目光汇聚到一点,浅褐色的瞳仁录到镜头里显得格外温柔,像裹了一层蜂蜜,晶莹剔透。

        算算时间,唐遂马上就该下飞机了,就算有延时,他也能在一开机的时候在娱乐新闻上看见自己的照片。

        他会是什么反应呢?

        白叙有点小恶意,想要看他笑话,看他担惊受怕忧虑了一路又突然被求婚砸中脑袋时一脸蒙圈的样子,应该会很好笑,不比自己做到一半被唐遂的读心术雷个外焦里嫩差。

        抒了口气,白叙浅笑着阖了一下眸,轻声开口:“我这个人很差劲,敏感自卑、毫无安全感还不太会说话,我有段并不美好的年少回忆,家庭原因一直让我不敢相信世间可以有天长地久的感情。怎么会有人一直喜欢一个人呢?外界不确定因素那么多,几十年那么长,什么都会改变的。”

        “直到我遇见他,那些虚无缥缈的东西在我的生活中变得触手可及、随处可见。”

        “他眼中的赤诚和浪漫像一把永远燃不尽的火,我只要看他站在那里,就知道,没什么不可能。”

        白叙停顿了一下,又长又直的睫毛垂落下来,如同蝶翼般扇动两下,食指关节贴着奖杯动了动,“我自我又自私,怕过多地依赖一个人会输得一败涂地,所以恶劣地看着你一个人努力。直到今天你来告诉我,说你全都知道,知道我全部的嫉妒不堪、虚伪贪婪。”

        “你在见到我全部真面目的情况下依然爱着我……不知道为什么,我反而有种松了口气的感觉……端着完美架子实在太累了,我时刻担心自己承担不住那张光鲜皮囊撕裂后的结果。”

        “抱歉,我没生气,让你离开,是想冷静一下,你在场,我怕我表达不清楚。”

        说到这里,白叙很轻地笑了一下,眼尾微微泛着一点红,“因为你在场真的太影响我发挥了。”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