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宠溺

《关闭小说畅读模式体验更好》

        周围的空气冷凝,逄高逸手上的剑愈发靠近何歆,在他的脖颈处停留几分。剑锋刺破肌肤,鲜血一滴滴剑身处打转。

        小久在一旁捏了捏逄高逸的袖口,软糯的身子抱着逄高逸,身影略带撒娇道:“师傅,我相信他,你也察觉到了,这不可能是一个小孩子做的,再加上他还是个凡人,先留着他吧。”

        这是小久第一次这般靠近自己,莫名的,逄高逸的心跳乱动着,下意识将剑收回去,语气稍微有所缓和道:“若是让我知道你撒谎,死的就是你。”

        就像是刚从鬼门关走了一趟似的,何歆心绪紊乱,摸了摸脖颈处略微刺痛的伤口,鲜血一滴滴的流了下来。

        草,这他吗男主是煞笔么?他这说错了什么?若非不是小久,他现在就已经不在这个世界了。

        想到这里,何歆眼眸湿润,泪水不受控制地流了下来。

        “你没事吧?”小久第一次见男孩子哭,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从灵袋里取出一包奶香果子,这是师傅在路上给她买的,怕她嘴馋。

        何歆眸眼不动,继续坐在地上哭泣,声音愈发大声,惹得逄高逸有几分不耐烦,又将剑指向何歆,谁知这小子不吃这套了,哭的声音愈来愈大。

        “你是男人么?哭成这样,成何体统。”逄高逸意识也无措,这杀也不能杀,威胁也不管用,他这哭的声音堪比小久,和小久不同的是,这小子多了几分令人讨厌的感觉。

        何歆抬头看了一眼逄高逸,自觉得委屈,他现在有什么苦衷只能憋在心上,哭都不让自己哭,这简直就是个破玩意的任务。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