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六章 深刻 (2)

《关闭小说畅读模式体验更好》

        方珩之进去之后先去拆了白稔知放在那里的信,毕竟位置显眼,一眼就看到,躺在那里很是讽刺。

        在他看信的时候白稔知没有坐下,就站在方珩之对面,他有很大的把握说服方珩之让他将这些袒露在朝堂上,但是怎么骗骗人家倒是确实要想一想。

        他的目光落在方珩之拿着信的手指上,手指修长又漂亮,骨节微微泛白,是没有遮掩好的用力。对方心里并没有表面上的波澜不惊,他也是惊涛骇浪,不愿相信来自自己认为的弟弟的“背叛”和“利用”。真是两个不太好的词,可事实也确确实实是这两个词。

        是个好人,还算真诚,又有责任,是大多数人都会喜欢和欣赏的,宦海这么多聪明人,抛开立场讲,他也觉得在多数人那里,方珩之都算的上是排在前几值得相交。不过对于白稔知来讲,这些品质的总和归到“老实”这个词,有尺度有底线的人总是更容易被掌握,这是亘古不变的道理。

        方珩之看完,将信纸放在桌上,“顾家居然收集了这么多和六殿下有关的讯息,现在拿出来,是打算让我做靶子处理政敌?”

        “并非如此。”他说,“不是拿你当靶子,是到了时机,忍无可忍,必须要做。”

        好吧,这句是骗人的。

        方珩之敛眸,“所以,你今日去六殿下府邸,也是因为这个?”

        “我只是去确定一件事,六殿下是否真的适合坐在明堂上。”

        好吧,这句话也是骗人的。

        方珩之抬眸看他,“所以你明明知道他之前做了这些事,还有资格做储君?”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