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二十章 成亲 (2)

《关闭小说畅读模式体验更好》

        白稔知觉得他一个男人被娶被抢亲听起来总有点奇怪,而陈汝月的问题让这件事的走向变得奇怪。“他不会的,这不是什么聪明的做法,如果他真的一时冲动做了这种事情,那我估计会改变态度。”

        “改到哪个方向?和他在一起吗?”心意这种东西该怎么做证明,除了时间本身,估计也就剩下选择。

        “不,”白稔知拿过盖头自己盖在头上,声音是平时的温和调子,没太多波折起伏。“改成将他树立成傀儡,操控一切完成任务。”

        好吧,原本的爱情剧忽然变成权谋剧了,半点情分也不讲,完完全全的冷酷boy。

        婚礼的流程就是那些,除了麻烦又累外没什么意思,尤其是没有两情相悦的喜欢做支撑,那么剩下的只有本质上的无趣。白稔知是在这个时候庆幸自己只是“新娘”的,毕竟比其新郎少了个应付宾客的环节。如果是后者,他可能会直接当场搞死夏有言顺便在杀进王宫逼着现在的夏临王直接写诏书让位给夏默声开始轰轰烈烈的战争之路。没有什么比暴力流让人心生快意,如果有,那就是因为暴力使用的还不够。

        白稔知正这么想着,然后就听到一阵琴声,陈汝月也听见了,她原本正准备拿着白稔知取下来的盖头给对方表演一下二人转里面的转帕子,此刻也停下来,“诶,这调子,我怎么感觉有点熟悉。”

        白稔知不是那种乐感特别好出才一个音就能知道是什么曲子的人,但是他听了一小段也听出来了。“是《红豆》。”

        “嗷嗷嗷,就是那天你让那个琵琶小姐姐弹的曲子,我就说呢怎么这么熟悉。”

        陈汝月只知道这些,但是白稔知显然知道的更多。声音的源头很近,估计就是左右的宅子其中一个,而在书里面的设定,夏有言的王子府隔壁就是夏默声的,两兄弟连在一起,和夏临的其他王子宅子排了一行。夏默声今天也没过来,理由是染了风寒,在大夏天,连理由都找的不怎么真诚,摆明了要让他心起波澜。

        这份感情的牵绊确实有他故意为之的成分,现在被复杂的局势一搅,差一点连他自己都忘了初衷是什么。

        他忽然有些惭愧,在行为上表现成将拿红盖头拿回来自己盖在头上装聋作哑。

        第二天早上他和夏有言要进王宫,这是正常走向,早晨的时候对方还陪着自己过来用膳。其实他们昨晚后来也见了,不过又是戏精大作战,一个说你放心我不会强迫你你晚上好好睡,另一个表面上点头心里却想着要真论强迫恐怕也不是他受打击,毕竟一般人很难瞬间接受自己新婚燕尔的妻子实际上是个男的的事实,除非他本身就好男色,不过夏有言还有个小表妹,这条可能性就微乎其微。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