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二十三章 闲书

《关闭小说畅读模式体验更好》

        第二十三章闲书

        “还好不是你受伤。”陈汝月看着白稔知回来,上上下下的打量的一圈才缓了口气。她刚才看到随行的白胡子老太医被侍卫拉上马一边啊啊啊啊的叫一边被带着冲向林场,就知道书中的刺杀确实还是发生了,一切按着故事情节往下走,没有任何改变。

        “我没受伤,但是受伤的里面也没有夏有言。”

        “没有他?不可能吧?那个冷酷boy能放过这样的大好时机?”

        “因为有人在其中做了手脚,”白稔知想起陈汝月对夏默声高岭之花的评价,笑着叹了口气,“受伤的是夏默声,你口中的高岭之花,现在是彻彻底底的堕入凡尘了。”

        “啊?”陈汝月惊讶了一下,“不过这样更带感不是,禁欲高冷不通人情的人染上了烟火气,总比之前冷冰冰的像个雕像要好。”

        “其实原本就挺好的。”白稔知拿了衣服去里面把骑装换掉,隔着屏风跟陈汝月继续交谈,“这种改变,如果是因为别人,也称不上是一件好事,背后隐喻的逻辑,是被动的接受和强迫。”

        “没那么惨吧,人因为外力改变太正常了,就算不谈外力,你怎么能分清楚自己到底是为了什么做改变。白大佬你这是过于敏感。而且我觉得为了喜欢的人做些事情也没什么不好的,爱就是要付出的。”

        “我可能没说清楚,我举个例子吧,比如说你原本信仰英雄主义,你后来不想做英雄了,这背后有很多种原因,概括下来差不多就是你还认可这样的价值取向,只是自己做不到没办法实现不得已改变生活轨迹,还有另外一种可能,是你忽然觉得这样的想法很没意思,我要该改变价值观去追求其他了。我觉得前者就是我说的背后的强迫被动,后者才是自己真正想要。”

        陈汝月拧着眉想了一会儿才开口,“白大佬,你太哲学了,我从来没考虑过这种问题,不过我觉得可能有的时候划分不了这么清楚,你没办法确定,我是信仰一个新出现的人才产生的被动改变,还是信仰爱所以主动做了。”

        “也有可能。”白稔知不强求别人和自己观点一样,也乐于在其他人这里听到有趣的意见,他将裙子穿好后就往外走,顺便摘下自己束发的发冠,“又要麻烦你帮我梳头发了。”

        “梳成什么样?”陈汝月已经拿起了梳子,“要不要玩点花活,我前两天还跟那个叫芳泽的侍女学了新的花样。”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